毛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个中国初创团队在硅谷的露脸拓荒之旅

发布时间:2020-07-24 10:26:56 阅读: 来源:毛垫厂家

导读:2014年2月9日,一行3个人从香港飞到旧金山,带着一个他们认为可以征服美国人的想法,不多的预算,还有对未知可能的诸多向往,他们开始了硅谷的拓荒之旅。

MailTime,这是一家年初刚刚成立的初创公司。2014年2月9日,一行3个人从香港飞到旧金山,带着一个他们认为可以征服美国人的想法,不多的预算,还有对未知可能的诸多向往,他们开始了硅谷的拓荒之旅。团队中,有两个人来自于三年前的Talkbox开创团队,在经历了被小米和腾讯抄袭的血泪教训后,转战硅谷也有点疗伤之旅的意思。。。

图注:MailTime团队参加Disrupt大会Battlefield;大家都穿着公司的LogoT恤。

这次的MailTime是一款邮件运用,致力于以IM对话的情势在手机端出现邮件内容,意图提升大家在小屏幕上收发精短邮件的体验。

老实讲,小编最初接触到MailTime的时候,其实不觉得这玩艺儿有多颠覆,只感叹它是芸芸中的又一款邮件app,另外,开心自己又认识了几个热忱澎湃的硅谷小火伴!

我对MailTime产生写作冲动就是最近的事儿,这几个中国年轻人在硅谷制造的消息实在让人坐不住了。他们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个入选TechCrunch Battlefield(比赛场)的中国团队;上了福克斯新闻,被美国佬在电视上叨咕了整整两分钟;接到莫博士的电话,说要帮MailTime写评测;还收到最牛孵化器YC的约请还有还有,来硅谷不到8个月,他们已融到总额逾100万美金的种子资金。

图注:MailTime登上福克斯新闻。

两天前,我探访了MailTime位于旧金山的办公室,听团队成员讲述产品故事和拓荒点滴。这款App究竟多牛B,小编说了也不算,感兴趣的童鞋直接去App Store下载试用就得了(目前只有iOS版本)。我倒觉得更有意思的是:初来乍到的他们如何在硅谷快速露脸,用很少的预算博关注+引热议,真正走进硅谷的视野。

一起来看看MailTime的实战经历。

穿Logo衫,人体广告硅谷走起

团队中唯一的女孩子盛以宣(主要负责市场推行)告诉我,他们刚来的时候人生地不熟,而且由于常住香港,团队里乃至没人会开车;但是1到硅谷(大农村似的,没车近乎没腿),大家克服万难也揣摩着要积极参加当地的活动,一边开辟视野,一边推行自己。

当时连产品的Beta版本都没有,没法让人体验试用,就印了一堆简易的宣传单(见下图),然后每个人穿着带有MailTime Logo的T恤衫,想办法参加硅谷的各种创业相干的活动和会议。盛以宣说,买展位太贵了,我们就弄了观众票进去,到处发宣扬册,逮着参会的人就聊MailTime就怎么回事,管你是媒体,投资人,创业者,还是学生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硅谷文化吧,大部分人都表现得很Nice很热情,给了我们很多正能量。

图注:简易的宣传单。

硅谷这边的创业文化真的很奇异。CTO劉俊傑说起有次MailTime团队在旧金山一个泰国馆吃饭,服务生看他们穿着Logo T-shirt像是创业者,马上跑过来问要不要招人,还说自己刚毕业,学计算机的,然后火速发了自己的简历过来,劉俊傑现在讲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豪砸两万美金拍摄宣扬片

在硅谷,给初创公司拍视频已成了一个产业。MailTime刚落脚硅谷的时候,就意想到有个好的宣扬视频对线上传播和集合资源至关重要。他们本来想请该领域的明星公司Lonely Sandwich帮自己拍,后者曾为很多有意思的硅谷初创(如Airbnb Square等等)拍过宣扬片,奈何Lonely Sandwich谢绝了MailTime的约请。Lonely Sandwich对初创公司很挑剔,可能那会儿他觉得我们还不够酷吧,盛以宣笑着说。

但是MailTime在这件事上是使命必达的,最后他们用了朋友介绍的一个拍摄团队Glass and Marker,耗资两万美金拍了个非常引以为豪的片子。盛以宣布诉我,他们大概花了一个星期跟拍摄团队一起头脑暴风雪,敲定方案:主题是什么,多少比重花在功能展现上,多少比重用于展现生活方式etc.。美国这边很多的小广告片都很引人入胜。我们当时就觉得自己的视频拍出来一定要搞笑,要有笑点,盛以宣说。从拍摄到后期只用了几天时间,终究版本出来后,大家迫不及待地把视频上传到了Youtube,Vimeo,Youku等等。

图注:宣扬片截图。

硅谷这个创业社区相当有意思,大家都是相互鼓励,相互借力。MailTime后来跟Glass and Marker的团队成了好朋友。大家可以说是一起成长,我们还给他们介绍了很多其他创业团队。这帮人现在愈来愈红了(笑),现在砸两万美金肯定拍不到了,盛以宣布诉我。

敢问伯乐,去TechCrunch赶考

作为美国最权威的科技媒体之一,TechCrunch每一年都会在旧金山举行Disrupt大会,这是硅谷创业圈的重要盛会,数以千计的创业者、媒体人、投资者和重要佳宾会从世界各地赶来参会。在这之前,TechCrunch会从近千份申请中挑选出二三十个创业团队参加自己的Battlefield(竞技场)活动。除在创业竞赛活动中有所磨练,这些幸运儿还会取得TechCrunch的很多资源和帮助。

MailTime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入选Disrupt Battlefield的中国团队;对此,他们也觉得灰常意外。产品设计师黄何告诉我,当时他们赶在截止日前匆忙报了名,就是网上填个表,几句话简单介绍了下团队和产品,后来几近忘了这件事,净忙着赶工MailTime的Beta版本。

后来接到TechCrunch发来的邮件说我们入选了,大家都跟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似的(笑)!,盛以宣说。

硅谷就是这样一个概念制胜的地方,用产品说话固然重要,但是没产品也不是不能说话。敢闯敢尝试,就一定有机会。

入选Battlefield后,MailTime取得了TechCrunch的专访,Disrupt大会上的位置很好的免费展台,长长的媒体联系人名单,还有TechCrunch的投资者资源等等。

黄何告诉我,能被TechCrunch选上,我们等于取得了一个在硅谷闪亮登场的机会;这个经历很锻炼人,除Demo排练很多次,还要反复思考评委可能问到的问题,不停地练,TechCrunch的人也给了很多建议。以后的事情变得简单了很多,我们再去弄媒体采访,就是300字Pitch一下公司做什么的,发邮件给不同的媒体,很多人都很感兴趣。

图注:产品设计师向Battlefield评委展现MailTime。

最开心的,还是玩儿社交

自打1到硅谷,盛以宣就一直认真经营着MailTime在社交网络上的声音。这件事情我们觉得一定要有备无患。其实最开始挺傻的,产品都还没上线,也没什么人讨论MailTime,我就常常自说自话(笑),盛以宣布诉我。

后来随着MailTime iOS版本的上线,主流媒体的争相报导,社交网络上(Facebook,Twitter等等)对MailTime的讨论愈来愈多。盛以宣总是很开心地用MailTime官方账号跟网友进行着互动。刷SNS对我来说,本来就是件特自然的事情,特别每次看到大家说MailTime很赞之类的推文和评论,我都觉得特窝心,也特有成就感。

图注:跟网友在Twitter上互动。

前段日子,著名的邮件移动端先驱者(Sparrow创始人)Hoa Dinh Viet也发表了跟MailTime相干的推文,盛以宣看到后很受鼓舞,赶忙趁热打铁给他发了封私信,求见面取经,居然取得了Viet的秒回。大家一起在硅谷山景城吃了顿饭,聊得如火如荼。本来嘛,社交网络的本质就是交朋友。硅谷这边,人和人的交往来得相对单纯,大部分人在线上线下的沟通都挺真诚的,我们也深受其益,盛以宣说。

图注:MailTime团队和Sparrow创始人(左下)

Disrupt大会期间,TechCrunch把所有入选Battlefield的产品都推到了Product Hunt上面(一个最好新产品的排行榜,硅谷和纽约许多VC 都拿它来作为自己寻觅猎物的猎犬),当时MailTime就在很多微信群里号令硅谷的小火伴们为自己点赞。中国人怎样也不能输在人多这件事上啊,黄何笑着说。最后,MailTime的获赞数量位居第二,由此赢得的关注可想而知。

青少年癫痫

癫痫病的最佳治疗方法

贵州哪家医院看羊癫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