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惠州盘活山地800亩栽培草药500种-【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04:27:38 阅读: 来源:毛垫厂家

惠州盘活山地800亩 栽培草药500种

坐拥罗浮山、象头山两座名山的惠州市博罗县,拥有丰富的中医药资源,近年来,当地积极打造中医药产业基地。

博罗石坝人周子雄,年轻时放下铁饭碗下海经商,走南闯北,到了五十知天命的年纪后,他以新农人的身份回归故里———在罗阳北部、象头山之南的承粮陂村种植中草药,致力于推广中医药文化和发展其产业。

承粮陂村位于博罗县城北郊,要找到周子雄的药王谷并不容易,它隐藏在连绵的丘陵地带中。此前无路可走,周子雄开了1公里多的山路。他说,我就是想默默地培植中草药,不被过多打扰。

翻过几个山头,抵达药王谷后,外人会发现,这与普通山头无异,对中草药门外汉来说,遍野的草药和普通草木也没有多大差别。但是,正是在这里,栽培了近500种中草药。

周子雄饶有兴趣地介绍,这是忧遁草,防癌抗癌;这是商陆,利尿通便;这是虎杖,活血散瘀……对着一些中草药,他还怀念起几十年前农村土法治病的情景,这种草药是以前人们感冒常服用的,哪里需要打针吃药。这种草药含一片叶子可解喉咙肿痛,是不是很神奇?

在山坡上,有明显改种的痕迹。原来,这些山头此前都栽种桉树,周子雄将桉树砍掉,种上阔叶林树种,树木下面种中草药,形成了林药共生的局面。

从两年前开始在药王谷默默耕耘,周子雄已经开辟了300亩土地,目前他盘活了近800亩山地,他打算再好好折腾一番。

此地本来不产中草药,药王谷的中草药从何而来?周子雄介绍,目前已经采集、培育的中草药资源,绝大部分来自博罗罗浮山、象头山一带,他的目标是通过两三年的努力,采集、培育约800种中草药,将药王谷打造成为南药种质资源保护中心,然后进一步通过中草药种植发展当地中医药产业,实现乡村振兴。

但被问及为什么起名药王谷、是不是想当药王时,周子雄笑说,药王让名医、科学家去当,我当老怪。他的微信昵称,正是药王谷老怪。

确实,当3年前周子雄以新农人的身份落户承粮陂村时,村民都认为他是个怪人,放弃城里的生活不过,跑到偏僻幽静的农村种草药。而回顾周子雄大半生时,却发现他屡次敢于转身。

周子雄出生在以运输业闻名惠州的博罗石坝。年轻时,学业不错的他成为博罗县一名公务员。1992年,在改革开放的大潮涌动下,周子雄放弃铁饭碗,下海创业。到了深圳、北京等地从事企业管理顾问工作,也曾担任国内多家民营医院管理顾问。

四五年前,身为企业策划的周子雄在跟北方一些医院、医科大学打交道的过程中,深切感受到传统中医的作用。我看到很多病人在西医治疗无望的情况下,转向中医治疗。他由此想到了故乡博罗。拥有罗浮山、象头山等中医药宝库的博罗,让周子雄感到自豪,而中医药产业的广阔前景,又让他看到了新的希望。

何不回到博罗推广中医药?说干就干。3年前,周子雄开始在博罗选择种植中草药的理想地址。

博罗有两家药厂,对中草药需求量大,货源都收到外省去了,这说明中草药市场非常广阔。周子雄称,随着中草药用途不断拓宽,野生资源日趋减少,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量,需要大量人工培植。

常常爬罗浮山的周子雄也发现,罗浮山号称拥有金耳环、青蒿、金线莲、石斛等药用植物就有1240多种,但很多中草药在低处已经很难寻觅了,而高处的又很难采摘,如何让罗浮山中草药资源更好地造福人间迫在眉睫。

几经寻觅,周子雄选择了罗阳承粮陂村,一块尚待开发的处女地。该村山体不高、土地肥沃、水源充足、人口不多、自然生态保持较好,山地连片集中,特别适合种植中草药。

不过,当地的山栽种大量桉树,他觉得浪费,且经济价值不高,如何改变这种面貌,在周子雄看来显得尤为重要。

这里有大量的山地,却种了桉树,如果都种中草药,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周子雄先向村民租了300亩地,开始开发药王谷的计划。他自己还在村上建房子,住进村里来。

采集和培育中草药资源,是药王谷的起步,也是基础。周子雄此前在医疗行业、医学界打交道的过程中,认识了不少中医药行家和名中医,他也加入了不少中医微信群,经常学习中草药知识。为了采集博罗的中草药,他聘请了一些懂得中草药的员工分成数个寻药小分队,在罗浮山、象头山一带寻药。

*近两年,我们都在采集中草药,如今采集到的有近500种。周子雄介绍,有些中草药得来比较容易,特别是常见的那些,有些却不容易得来,特别是一些珍贵品种。为了一株中草药或者一颗种子,他通常驾车数十公里、翻山越岭。

扑空常常出现。他在微信群里打听到河源有一种很特殊的中草药,去到却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也有老村医说一种草药泡水能治疗一种特殊的病,去到核对时却发现是常见中药。

惊喜也常不期而遇。周子雄在罗浮山山顶寻觅到罕见石蟾蜍;他采集到多株珍稀的穿破石,有人出两千多元欲购买,他完全不理;有70多岁的老中医,见他如此痴迷中草药,赠送自己培植多年的珍稀品种……总之,每收获一种少见的中草药,周子雄都如获至宝,将它小心翼翼地运回药王谷。

周子雄背后有一群专家团队,其中不乏广州大学、惠州学院等高校的植物研究专家。惠州学院生命科学系教授廖建良走进药王谷考察时感到惊讶,称该项目填补了省内空白,中草药具有广阔前景,政府应该大力支持其发展。

他们给予我大量的指导。按照周子雄的设想,目前能认知或者有望找到的中草药有900多种,他自然希望全部找到,但能找到800种已经不错,越到后面越难找。

在药王谷里,他希望每一种中草药资源能培育到10至20棵用于备份,使得该地成为南药种质资源保护中心。这里就是南药的芯片,你要研究或者种植,我们这里有样本。

除了采集中草药,周子雄也开始了林药共生的实验,也就是将桉树林改造成为阔叶林木与中草药套生的局面,这是药王谷产生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希望所在。

在过去,承粮陂村大部分山地都是种上单一的桉树。周子雄介绍,如果改种一些本地的阔叶林,中间套种中医药厂需求量较大的三丫苦、青梅筋、降香、猴耳环、千里光、野菊花等中草药材,在同样的时间里,如三至五年,一亩山地产值比种桉树高三至五倍。

而当种植达到一定规模,就可以采用村企合作的模式,建立中草药初级加工厂,中草药仓库和物流交易中心,同时还可以发展以中草药为特色的休闲、养生、科普、科研、旅游等第三产业。这是周子雄心中的宏大梦想,以上这些都将大大调动投资者和农民参与中医药产业的积极性,带动更多的人就业脱贫和创业致富,实现乡村振兴。

周子雄的努力,正在得到回报。村民见他如此勤奋地在山中耕耘,在山地租赁方面对他青睐有加。村民老张说,以前村民跟风种植桉树,周子雄多次在村中宣传改种中草药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我们村民都很看好药王谷这个项目,愿意将山地租赁给他。

因为经常与周子雄打交道,承粮陂村党支部书记张庚明与周子雄成为了好朋友。张庚明说,我们村非常欢迎他到山里创业,也全力支持他开展种植。截至目前,周子雄已盘整了800亩山地,准备扩种更多的中草药,这其中有约500亩地属于村企合作———村集体和村民出土地作为入股资金,日后可以分红。

周子雄还与承粮陂村村委商议,将该村石坑村小组作为示范村,他无偿提供种苗、技术,让村民门前屋后都栽种兼具实用和观赏的中草药。到时候,村民感冒发烧,就在门前采些草药服用就行。

而周子雄的设想是,在承粮陂村种植5000亩中草药,使其成为南药特色乡村———建立南药交易市场,逐步把罗阳培育成辐射珠三角甚至东南亚的*的中草药交易中心。下一步我会走村企合作的模式,村民或者村集体,可以以地抵租,参与中草药种植,分享产业发展成果。

药王谷可以说是填补了罗阳产业的空白。罗阳街道党工委委员、街道办副主任张必忠介绍,罗阳街道重视药王谷项目,也全力给予各项支持,希望它能在产品技术、乡村振兴等方面都有所创新。

博罗当地的两家药厂,也与周子雄签订了种植采购合同,从基地到公司的通道得以打通,这让周子雄认识到,当初药厂需要大量中草药的判断是对的,这更坚定了他种中草药的信心。

双鸭山产品设计

长治工业设计

呼伦贝尔产品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