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约会的第八个男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06:43 阅读: 来源:毛垫厂家

愁嫁的女博士

学历和爱情成反比?学历越高,爱情越少,到了博士,根本别想有男人爱了。是谁说过这混账话!起初我是不相信的,当我三晃两晃成了广大青年(广州大龄青年)时,我恨死了说这种话的人。

做才女找爱情怎么就这么难呢?我已经快对爱情这个东西绝望了。去婚介所,人家一听说我是博士,吓得都快跑到老鼠洞里去了。我是博士又不是妖精!所以,8分钟约会挺好玩,一个人可以约8个人,8分钟换一次,‘就靠第一印象了。而且,好多人找到了真命天子。我已经28了,不能再耽误,否则,就有当人后娘的危险了。

为了不当人家后娘,我披挂上阵了。临行前一番折腾,涂脂抹粉,越看越像中老年妇女,再戴个眼镜,我的天!男人怪不得不喜欢,一看就是知识分子。于是换了隐形眼镜,穿上牛仔裤白衬衣,作学生状,爱谁谁吧,用我妈的话说就是“有枣没枣就打这一竿子吧”。

没想到,这一竿子,我真就打到了我的真命天子。

第八个男人

谢松落是我约会的第八个男人。

前7个,我一点感觉没有。海归也有,卖皮鞋发了财的也有,他们无一例外全问了我学历,当我说到博士时他们就没有话了,甚至没到8分钟,他们就赶着下一轮约会了。我执着地想,我还不信就没有一个男人敢要这高学历的老婆了。

谢松落就出现了,他是第八个。但人家没问我学历,只说:“你脸色有点白,血糖低吧?”话没有说完,就听旁边一个男人“咣当”一声倒在了地上。出事了!

突发事件让所有人全慌了,只有谢松落镇定地跨过去,然后说:“来,帮我!你打120,端一碗水来,我做人工呼吸。”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场面,现场成了抢救中心,他镇定自若,冲着刚才还在对我吹嘘的大海归做人工呼吸。几分钟之后,人醒了过来,然后救护车也来了,一帮人往医院奔去,我也在后面屁颠屁颠地跟着。他直嚷抱歉,我说:“抱什么歉啊,关键时候显身手呢!”我疑心他是大夫,从见面说的第一句话起我就怀疑了,后来的训练有素更证实了我的猜想。

他果然是大夫。

到了医院,换上白大褂,我看到了他的名字:谢松落。嗯,好名字。

一阵乱哄哄的抢救,出来已是半夜时分。我们看了看彼此,他说:“不好意思。”

我说:“没事,救死扶伤,人道主义。”其实我不想说这句话,我想说:谢松落,我对你非常非常有好感。

这才看清,他面目清秀,也戴眼镜,高高的个子,挺拔地站在月亮下面,似一株小白杨。我好色之心顿起,说自己还在读书,还需要他多指导。 “我也在读书,”谢松落说,“正读博士。”

我一听博士就发晕,连忙说,我正读的是硕士,无形中自己降了一级,因为我吃了太多学历高的苦头。你听听他说了一句多让人温暖的话:“如果能再读就还读吧,女孩子,还是有学问更有气质些。”

当时我差点幸福晕了,这是第一次有男人说这种话啊!顾不得要脸,我拉了他的手说:“知音啊知音!”他的脸居然红了。

我的脸,也红了。

这个夜晚,真有意义啊。

捡来的宝贝

第二天,我乘胜追击,再次来到医院。刚看到他,就来了一急诊,是一出车祸的。看我来了,他抱歉地笑笑,让我等一会。

等的结果是他答应了请我吃饭。他不好意思地说:“看,咱们见面总是充满了紧张气氛,我们还一直没有说到正题呢。”是啊,8分钟,我们一直没有好好地呆上8分钟。

我们约了晚上见面,他说:“今天我请你吃个饭,在我家,可以吗?”心里阵阵温暖,没想到谢大夫还会做饭。

花了两个小时在身上脸上,穿了最新的春装,选择了最大胆的嫩绿色,看着也不像28那么老了。提了一兜子新鲜的草莓出现在锦绣小区,看到他正站在门口笑着,很有教养的笑容。可我就怕他嫌我学历高,于是索性撒谎到底:我刚读研究生,刚读而已。

看他自己的小屋子,收拾得井井有条,白的白,黑的黑,红的红。白的是墙,红的是沙发,黑的是地面,他说,全是他一手装修的。这么能干又这么清秀,还读博士,为什么没有女友?疑心来了,索性就问了,他笑着说:“我是男秦香莲,被人抛弃了,她去了德国。我总不能上吊吧,于是就读书,一不小心就读到了博士。”

“命运坎坷啊!”我同情地说。心里暗自得意,那个傻丫头,这么好的男人,你怎么舍得扔啊?不过也好,她让我捡到了这个宝贝。他围着围裙为我做菜,那居家男人的样子好性感;他的土豆丝切得可真细,他的茄子烧得可真香,糖醋鱼的味道充满了房间……这个优雅的居家男人是我的吗?而且,他有修长手指洁白牙齿:而且,他还是大夫!

越想越自卑,我傻乎乎地看着他笑,他问:“何竹竹,你笑什么?”

我说:“当你媳妇一定很幸福。”他看了看我说:“读研究生的女孩子就是不同,一张嘴就生猛,我们才第三次见面啊。”

这爱情还在乎时间的长短吗?我看不是,从第一次看他从容不迫地救人,到第二次月光下,再到这次柴米油盐,我终于找到了那种怦怦心跳的感觉了。不过,我能说我读到了博士吗?能说马上要读博士后了吗?太吓人了。如果,如果他嫌,我就读到博士算了。

这叫妻贵夫荣

真的迷上了他的饭菜香,一周一次,我一定会出现在他的小巢里。房子不大,却这样温馨,我自作主张换了窗帘颜色,我再自作主张换了床单,上面是一对红色的大蝴蝶,嗯,看着就喜庆。突然就喜欢了这种家长里短的日子,单身惯了,猛然间这么温馨,就想结婚了。他也不小了,29了,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可以耽误?

可自始至终,谁也没提过爱这个字,甚至他称我是他的饭友。我难道就只是好吃吗?当然不!吃了人家嘴短,我也学了两招,鱼香肉丝,全中国人民都会做的菜。三天两早晨我就学会了,然后炒给他吃。他说味道不中。“真不中吗?”他看了我一眼说:“没得师傅真传。”

“如何得真传?”我茫然问他。

他看了看我:”傻丫头,你记得民间有一句俗语吗?要想学得会……”我还是不懂,回家后和女友说起这事,女友说:“你真傻还是假傻,全国人民都知道:要想学得会,跟着师傅睡啊!”

啊——我吃了一惊,这个博士也会说这种话?而且,算求婚了?

真算求婚了。

我们是认识3个月后结的婚,有点闪电。直到结婚那天,我的身份一直是硕士研究生,这个有人还嫌高。他是博士,我低他一等,估计他自尊心很满足,所以我准备等生米煮成了熟饭再说博士的事。但让我吃惊的是,新婚夜,这家伙说:“何竹竹,你不能这么不上进,我是博士,你也读博士吧!”我就差感动得流眼泪了,我说:“小子,我一直忘记告诉你了,我也是博士,而且,马上就是博士后了。

他瞪着眼注视了我半天,说:“我太崇拜自己了,当时和你8分钟时就觉得你和别的女人不一样!”我心虚地问:“哪不一样?”

他嘿嘿笑着说:“你总装嫩,而别人是真嫩。”

我的拳挥了过去,他一把拉我人怀:“亲爱的,你就是得了诺贝尔奖我都不嫌。因为,能娶到这样的女人,那是我的本事啊,这叫妻贵夫荣。”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