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把我的右手还给我[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06:46 阅读: 来源:毛垫厂家

“把我的右手还给我……”猛的,王怀良从床上坐了起来。这是他最近常做的一个梦,他总是梦到有一张血肉模糊的脸突然地闪到他面前,用阴森恐怖的声音说着:把我的右手还给我……每一次都会让他惊出一身冷汗。

王怀良觉得,再这样下去是不行了,自己真快撑不住了。在家里,老婆说他犯神经,在公司,虽然大家不敢当面说他什么,但是员工们的眼神也让他很不好受。于是,王怀良决定再去找找那两个月前在小巷里偶遇到的老道士。

那天说来也巧,下班回家的路上,王怀良的手机被人抢了,他也就跟着抢匪追到了一条僻静的小巷子里,见抢匪没了影儿,想想那手机也正打算换一台了,再想想要是追到了贼窝里那就亏大发了,于是决定不再追了,正打算离开时,却被一个摆算命摊的老道士给拦住了。老道意味深长的对他说:“这位老板怕是追不上他了,也许你应该感谢他,要不是他,说不定你家楼下被砸死的就不是一只小狗了。”王怀良被这老道说的是一头雾水。骂了他一句神经病后就匆匆离开了。

吃晚饭时,王怀良的老婆说道:你不知道刘大妈家的那只小白狗死的多惨,不知道是谁家的花盆落下来,把它砸的…….哎,真是太可怕了。顿时,王怀良好像是被什么咽到了一样一时喘不过气来,想起那个神叨叨的老道士,他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第二天,抱着满心疑虑王怀良又绕进了那条小巷,老道还在,这竟他觉得松了口气。

“老先生,你还记得我不?就昨天追小偷那个?”

“你怎么又来了,这儿可不太平,你一个做老板的可要少来这儿才是啊!”老道眯着眼,若醒似睡。

“你是怎么知道我是个老板的,还有你为什么知道我家楼下砸死了一只狗啊?”王怀良很是好奇。

“我这老道阅人无数,简单算命看相还算是有那么几成把握,要是老板感兴趣,我倒是很愿意给老板算上一卦。”老道睁开眼睛,浅浅地笑了笑。

这话正好说在了王怀良的心坎儿上,他今天来就是想让这位在他眼里有几分神了的老道给他算算的“好啊,好啊,那就麻烦你老给算算。”

老道先是看了看王怀良的手,然后又眯着眼,望着天掐了好半天手指,嘴里还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其实,王怀良是不信什么算命卜卦的,这次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是觉得非来这一趟不可。

“从面相上看,老板是近些年才发的财吧。”

“是啊,也就是前年的事儿。”王怀良应和着,他确实是两年前才有了这间清洁公司,做上这个老板的。

“其实你这人命相很好,虽四十有余但还有很大的发展前途,可以说是宏图无量啊,只可惜,你这辈子做了件不尽人意的事儿,这事儿可是要你命的啊!”老道边说边摇头叹气。

这话可让王怀良紧张了,要说他这半辈子做过什么坏事儿他可还真想不起来:“我说老先生,你是不是看错了啊,我这辈子做的每件事可都是问心无愧的啊!”

一听王怀良这么说,老道有些不高兴了:“瞧你这话说的,你来找我不就是冲我算的准吗,要是你觉得我说错了,那就请你离开吧!”说完,老道又眯上了眼睛。

见老道下了逐客令,王怀良急了,他可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就走了:“对不起啊,老先生,我这一时半会儿的还真想不出来做错过什么事儿,要不你看给我点醒点醒。”

瞅着王怀良还算诚心,这老道也不摆架子,于是缓缓地说道:“我说你这人吧,最害你的就是你还忘了自己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儿,难怪会遭这恶鬼缠身呢!”

“你说什么?恶鬼缠身?这,这是哪儿的恶鬼啊!”王怀良被这话吓的不浅。

“几年前你有个工友在和你一起给一家公司做保洁时,是不是因为你而摔断了右手啊?”

经这老道一提醒,王怀良想了起来,是有这么一个人,他叫曾永全,是个不折不扣的赌棍儿。那时他们同在一家保洁公司打工,但是要说这曾永全摔断手是因为他那还真有点牵强。那天,他和曾永全还有另外几个同事一同到一家比较大的公司做外墙保洁,王怀良就和曾永全一组,在他们打扫到那家公司总裁的办公室时,曾永全看到了办公桌上好像放了一沓百元大钞,就那么一看,少说也有好几万,见屋里没人,曾永全和王怀良商量,让王怀良把风,他从窗户爬过去把那钱偷出来,然后四六分,王怀良可是个正人君子,虽说这活到了四十岁也没过上个富贵日子,可用着自己用双手劳动得来的一分一毫养着一家老小,他觉着踏实。于是他一口拒绝的曾永全的提议,还劝曾永全别起这坏心。可哪料曾永全已被桌上的那些钱迷了心窍,狠狠地说道:你不干我干,到时候你可别让我分你钱!不一会儿,曾永全就找到个没有关实的小窗户,可正当他解开安全绳,专进去半个身子时,办公室的门开了,慌乱之下,曾永全不幸从三楼摔了下去。从那之后,王怀良就再没有看到过曾永全,只是听工友们说他摔断了右手,公司也赔了他些钱,让他回老家了。

如今听老道这么说,王怀良还真有点不乐意:“我说老先生,这可胡说不得,他的手可不是因为我摔断的啊!”

“好,好,我们且不说他的手吧,你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吗?”老道说的有些激动。

“他能怎样啊?”王怀良的心里很是不舒服。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他就是缠着你的那个恶鬼啊!”

老道的话着实让王怀良抽了下心,那是种什么感觉王怀良还真说不上来:“什么?你说的恶鬼是他?他已经死了?怎么可能,我记得那时是说他只是摔断了一只手的啊!怎么会就死了呢?不可能的,不可能。”王怀良觉得这一切是那么的难以置信。

“当时是没死,但是他没了右手,又没了工作,走投无路,于是就跳江自杀了!”老道的话让王怀良如遭五雷轰顶,一时给吓懵了。“他这死倒是死了,就是到了地府因为少了只右手没法投胎,哎,我看你是劫数难逃啊!”老道一脸无奈的的摇着头痛,而王怀良早已被吓的面如死灰。

“那我应该怎么办,我要怎么做,我要怎么做才可以避此一难啊?!”王怀良有些语无伦次。

见王怀良一脸惊恐,老道不紧不慢地说道:“你先别急,也不是没有办法,这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你先回家多给他烧点纸钱,然后再到他老家去看看他的一家老小吧,多多少少支应点就行。他要是能被你感动呢那是最好,因为他的怨气太重,可能你要多费点心了。切记,不要在他家人面前提起他已经去世,他的家人可都还不知道呢!”

从老道士那里离开后,王怀良就买了好些纸钱到了老道所说的那个曾永全自杀的江边,烧完之后,他还诚心诚意的磕了几个头。紧接着,他又驱车到了曾永全的老家,家里很穷,有个年迈的老母亲已双目失明,曾永全的妻子是个老实巴交的女人,没有太多的话,只是木木的站着。听老人说曾永全的一双儿女都出去打工去了,她说,这个家就靠这俩儿孩子支撑着。说到自己的儿子,老人家叹了口气:这没出息的东西,早把这家给忘了!听老人这么一说,王怀良赶紧从包里拿出了两千块塞在了老人手里:“老人家,你儿子记着您,记着这个家呢,这就是他托我给你们带回来的钱,现在公司里事儿多,他一时走不开,等过阵子闲下来了,他就回来看您。”说到这儿,王怀良哽咽了,也许,真是自己把曾永全害了,把他这一大家人给害了。

按说,这该做的王怀良一个不漏的全做了,可是为什么还老是做这样的噩梦呢,王怀良是真纳闷了。想着想着,已经到了小巷,老道的家什还在,只是老道却没个影儿,这让王怀良有些心慌了,走到老道摆摊的地儿,王怀良发现墙上贴着张字条,上面写着:如有请教,请致辞电136********。照着纸条上的手机号,王怀良拨了过去,接电话的是那个老道,王怀良听到有人在吼着“全子,磨蹭个什么呢,该你出牌了!”他觉得有些好笑,这道士也好赌啊。

很快,老道士来了,他说,他是去给几个赌棍看财位,王怀良可不关心这些,没等老道坐下,王怀良就迫不待地给他说了自己的情况,老道依旧淡定不惊,悠悠然地说道:“有这种情况不奇怪,只是你应该早些来找我,现在我给你一道符,回家你把它贴在床头就暂可避噩梦所扰,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这恶鬼最恨你的就是你没有帮他拿到他想要的东西,要是你能如他所愿,想必日后也就清静了。”

“你是说要我给他几万块!”王怀良有些不敢相信。

“几万块是小,他这怨气冲天的,只怕哪天连累到你的家人啊!”

听了这话,王怀良害怕了,想想年迈的双亲还有和他恩爱了这么十几年的妻子和他们乖巧可爱的女儿,他真不想让她们有所牵连。“可是我又不知道那钱究竟有多少啊,别到时又说少了,我又该怎么办啊。”

“你就给他五万块吧,这样我保证他再也不会来找你。”老道说的是胸有成竹。

回到家,王怀良悄悄地把老道给他的符贴在了床头,心想,今天就这样试试吧,等明天,他再从公司支几万块给曾永全家送去。

晚上,王怀良的妻子换床单时发现了那张符,在妻子的再三追问下,王怀良对妻子说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罢了,妻子让王怀良立刻给老道打了电话,说是自己最近抽不开身,既然他也知道那个曾永全家的住址,就让他代他把钱送过去得了。本来王怀良还担心老道会不乐意,要不会给他讲讲条件,可没想到听他这么一说,那老道竟欣然答应了。“也许是人家心地好吧!”看着妻子那古怪的表情,王怀良喃喃地说道。“那你明天就带上钱去找他吧,只是你要听我的安排行事。”

第二天,王怀良带着钱如约来到了和老道士约定的地点,老道已经在那里候着了,看着王怀良来了,他脸上是掩不住的欣喜。王怀良照妻子昨晚的吩咐,没有先把钱给他,而是先看看这人究竟会不是自己认识的人。别说,这一看,王怀良还真觉得这老道士有些眼熟,像谁呢?想了老半天,对了,就是曾永全。只是这老道士戴了副老花眼镜,多长了点长胡须而已,再看看他的手,右边的袖子空空的,风一吹还在轻轻地飘着呢!

“好你个曾永全,你可把我玩够了!”气愤之下,王怀良朝老道士扑了过去,一把扯掉了他的长胡须,眼看自己被识破了,曾永全也急红了眼,紧接着,又有几个一脸凶相的大汉向王怀良走来。这下王怀良可傻眼了,心想这下可全完了。

“想好脚好手的回家见你老婆孩子呢你就最好是把钱丢下,要不然,我可对你不客气了!”永全恶狠狠地说道:“这几兄弟可是关注你好些日子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他们可不是好说话的主,我想你也不想像那条小狗一样死的不明不白的吧!”

王怀良是真被吓傻了,双腿直哆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正在这时,几个警察如天将神兵般围住了曾永全一行人,看着他们惊慌失措的样子,显然他们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连王怀良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直到看到自己的妻子如女侠般向自己走了过来,他才算是醒了过来。www.guihun.net 鬼故事

曾永全被带走了,一路上大吼着:就是你个王八蛋让我没了右手,把我的右手还给我,把我的右手还给我……

听他这么一喊,王怀良搂着妻子沉默了。不知道是为什么,曾永全是被抓走了,可是他却一点也不觉着高兴。

“走吧,我们去看看他的家人。”妻子拍了拍他的背,淡然而笑。

这夜,王怀良睡得很香。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